法國阿爾薩斯區-史特拉斯堡:夏日的珍珠

邊整理照片時不斷神遊回想在史特拉斯堡的那個夜晚,本來期待在歐洲可以更無光害的享用天上繁星,但也終是不了了之。也許是史堡知道我有這個心願,天上星亮不起來,光譜卻在地上交織閃爍。

那日與好友從德國海德堡出發,史特拉斯堡位於德法交界,甚至在政治渾沌時期五度易主,目前屬於法國阿爾薩斯區(沒大戰的話大概永遠都是如此了吧)。

搭了如國光號的小巴(8 歐單程),兩個半小時就輕易跨越邊界。也是我人生第一次來到法國,即使僅是這樣的交界,卻足以令人感受到不同於德國的氛圍。

在史特拉斯堡,當然要選擇輕軌游移於城市之間。票價便宜(兩個人 24hrs, 6歐),路線簡單,卻又能輕易帶你穿越整座城市。

我們住在離市中心搭車 10 分鐘左右的 Comfort 旅館,接待我們的櫃台非常紳士優雅與親切。

不知到底是自己腦補還是因為這是法國,真的與德國氛圍略有不同。我從不喝黑咖啡的,卻在這懾服了。也許是法國人知道怎麼拿捏餅乾與咖啡的搭配與純粹,我的味蕾就這麼在法國舉白旗。

房間的牆上掛了一幅畫,當然不是亂掛,這大大的黑色蝴蝶結是阿爾薩斯區少女的傳統頭飾,一路上我不停在找,可惜就是沒找著,不然買個回去時不時可以戴咧。但換個角度想,也許是他們不願意自己的傳統文化成了消費縱行社會的犧牲品,才不會讓我這兩天一夜的遊客輕易找著吧。

接著便出門了,來到法國,心裡總有無限綺麗幻想,於是我從一朵花開始。有名的小天使冰淇淋,雖然我學了兩個月法文,但我只記得「一」、「二」、「三」、「大」與「小」。

口袋不深又想淺嚐,當然選了最小隻地(petit)可選兩到三種口味,店員就會把她拉成花。三種口味都深感驚豔:芒果、提拉米蘇、香草。但這樣 3.6 歐,大概是我旅程中最貴的一隻冰淇淋。

在來史特拉斯堡之前,朋友就告誡:史堡隨便吃都好~好~吃~。我這個人最重朋友了,只要有朋友的話背書我就不假思索,還真的隨意亂走進一間看似人不少的店面坐了下來。

史堡的好處是,說德文也行溝通,懷疑這邊每個人是否都是德法雙語使用者,幾乎無一例外啊。點了培根蘑菇薄餅,像是pizza,但是料撒得不均勻,也不像一般 pizza 般黏著於表面,有一層濃郁敦厚的乳酪包裹。好吃,我們都深感滿意!


也是阿爾薩斯的傳統燉菜,裏頭有著無數的馬鈴薯片與軟爛的豬肉(共三種不同肉),用了一些酒提味,打開鍋蓋時香氣四溢,酒氣卻又不如一般摻酒料理那麼咄咄逼人,好像隱隱藏甕底,緩緩而優雅的飄散而出。

吃完飯散散步,夜也漸漸深了,旅館門房告訴我們夏日的史特拉斯堡有燈光節,叫我們不容錯過,於是我們回到了活動地點。路上卻發現,其實燈光節早就開始了。簡單的投射於城市角落,成本低廉,卻把遊客逗得喜滋滋,無不在光與影之間來回跳動。

但來到主會場,才是真正的驚豔,白天只是一個普通的倉儲建物,晚上卻成了秀的載體,建物與水面,透過燈光在夜裡互動,像雙生的胞胎彼此照映,一秀長約 15 分鐘,第二會場便是在市中心的大教堂。

教堂占地廣大,投射的效果更是驚人,比起第一會場,教堂的 3D 投影更具有故事性,搭配磅礡的樂音,不只是簡單的燈光秀,像是一篇悠悠闡述千年歷史的樂章。心滿意足地隨著人潮散去,我們在旅館一夜好眠。

隔日的重點行程便是小法國區。

河與房屋依傍相生,我們在如織旅客到來之前抵達,享有了片刻安寧。離開之前,友人在路邊麵包店買了閃電泡芙,歡欣的留下照片並咬下。

濃郁的卡士達如暴雨般充斥了口腔,又令人忍不住以閃電般的速度嚼下,身心如同雷擊般震撼,法國甜點,真的不容小覷啊。回味起這些照片,史特拉斯堡像是那甕燉菜,嘿,簡單的馬鈴薯,清蒸的肉塊,卻一直一直在口邊留香。

日後我真的去了巴黎,巴黎雖佔法國 1/6 人口,又是文化首都,當然華麗程度難以較量,但巴黎絕對不能代表整個法國,史特拉斯堡這樣的「非典型法國」,我也覺得好喜歡,與巴黎不分上下,難以比較。

坐火車去旅行

坐火車去旅行

我們總是從一個已開發城市到另一個過度開發城市,拿著旅遊書對照著別人走過或照片上的景點拍照留念,卻與當地留有著那樣的一段距離…

到底要替自己留下怎樣的回憶?是否不甘於當一個安逸的觀光客?就讓我們給你一趟更充滿意義/挑戰/經驗累積/生活體驗的旅行。

讓我們一起,坐火車去旅行。
坐火車去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