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el Arlon

好的,繼之前有人提到的德國火車驚魂記,現在要來談另一個因為火車站設計的關係(完全想跟自己撇清關係XD)而造成四個人在比利時火車站過了一夜的經驗。
事發當天早上,小編和同行的兩位友人在布魯塞爾北站和一位在比利時念歷史博士班的法國朋友見面。法國朋友在比利時待了很多年,而因為他很常去盧森堡的國家圖書館檔案室找論文資料的關係,盧森堡根本就根他家後院一樣。
從布魯塞爾坐車大約兩個小時後就會到比利時和布魯塞爾邊境的小城Arlon。從Arlon還要換車坐個半小時才會到盧森堡車站。盧森堡地處一個德國邊境的位置,和史特拉斯堡一樣是德語法語兩種語言並行的國家。
盧森堡車站
(來源:網路)


盧森堡當地的特產是湯。法國人帶我們到了當地一間很有名的小館子叫A la Soupe。在那邊就是點一碗湯,然後會附上一塊麵包,把麵包撕碎把湯當醬汁沾來吃是當地的傳統吃法。
A la Soupe

蘿蔔海鮮濃湯

盧森堡像比利時一樣,都是當年西方大國設在國與國之間當作緩衝國的小國家。正因為如此,許多勢力曾經來到過盧森堡並且設立基地。法國地陪帶我們去參觀了盧森堡一座建於峭壁上的堡壘。這座堡壘在1867年時由西班牙人建立。雖然大多數都在後來被拆掉,曲折的坑道裡面還是留著一些大砲等等的古物。
從堡壘看盧森堡的河谷
堡壘裡的大砲


最後要離開盧森堡的時候我想說買瓶飲料,但是剛拿完飲料要結帳時法國人卻很急忙的跑來說車到了,五分鐘內要上車。於是只好把飲料放回去跟著他跑上車,但這才是故事的開始。
火車開了一段時間以後法國人忽然很高興的給我看他裝著法國門號的手機
你看我的3G有訊號了耶!”  (表示進入法國境內)
當時並沒有想太多,想說是火車的路徑不太一樣這樣而已(正常來說盧森堡往比利時的方向是西北,往南才是法國)。然而經過了法國城市Metz之後,指北針上顯示火車還是一路往南開。這時就覺得不太對勁。法國人問了對面的乘客,他給的答案居然是
這班火車開往史特拉斯堡。
原來,盧森堡的車站月台設計上並不是把第一月台放在最前面。第一月台要往右邊一直走才會看到,也就是說,進去車站看到的第一個月台其實是第三月台。
眼看坐錯車又經過了最後一個可以下車的車站(經過Metz就是一路到史特拉斯堡),我和法國人開始查APP來規劃回程路線。(其中還遇到車長,但法國車長很好心的說我們太慘了就不跟我們計較票。最後發現似乎沒有當日可以回到布魯塞爾的車。於是我就比計畫中提前了一周到了史特拉斯堡。當晚我們搭上了火車回到Arlon後就只能等到早上五點半才有車回比利時。歐洲半夜的溫度都會偏低,睡個兩小時後根本就是寧願爬起來晃一晃。我和同行的朋友開始吹起Kazoo笛,唱起一系列的台語老歌。因為小鎮車站半夜完全沒有人,我們可以盡情的在比利時的地下道大唱初戀雪中紅傷心酒店愛拼才會贏的經典老歌。不知道法國人是因為不習慣旋律還是聽不懂台語的關係,只見他窩在樓梯上抱著頭,感覺快要崩潰。

隔天早上回到比利時的時候,法國人跟我們道別後大概會記得,下次坐車前要先確認好月台位置吧…..
坐火車去旅行

坐火車去旅行

我們總是從一個已開發城市到另一個過度開發城市,拿著旅遊書對照著別人走過或照片上的景點拍照留念,卻與當地留有著那樣的一段距離…

到底要替自己留下怎樣的回憶?是否不甘於當一個安逸的觀光客?就讓我們給你一趟更充滿意義/挑戰/經驗累積/生活體驗的旅行。

讓我們一起,坐火車去旅行。
坐火車去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