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我的心遺落在海德堡了

閱讀此文請搭配以下這首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SmZ3QHxjgE

Ich habe mein Herz in Heidelberg verloren.
我把我的心遺落在海德堡了。

這首幾乎可以說是海德堡的代表歌,聖誕節時在這總是有聖誕晚會,而這是首一定會唱的歌曲。

看著那麼那麼多海德堡人一起齊聲高歌,
我想那種感動是不言而喻的(但我本人也只看過影片)

海德堡,離法蘭克福一小時,位於德國中部,
城鎮小小,卻有著極大的魅力,

最早便是歌德以這樣千古傳誦的一句:
Ich habe mein Herz in Heidelberg verloren.
(我把我的心遺落在海德堡了)

我想,唯有親自踏一趟,才知道,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海德堡把你的心給攫住了。

能在這無憂如願地待上一個月,
只需要快樂的學習德文跟交朋友、享受當下,
絕對是我這個暑假最快樂的片刻,
而構成這樣的美好,當然要謝謝身邊的朋友。

我會想念景啊,橋啊,堡啊,但最最想念是一同度過這一個月的每一位
在跨了橋的新城區,有著大大的裝置藝術 “Dem Lebendigen Geist” 獻給那些躍動的靈魂。
容我這樣粗糙翻譯吧,但這座古老的城市,1386年便發跡的城市,
便是靠一個又一個年輕而躍動的靈魂,至今仍舊迷人。
在海德堡大學,我住的宿舍聽說是美軍宿舍改建的,
這也才了解美國跟海德堡的淵源。
老師這麼說,戰後的美國必須在戰敗國德國找個據點紮營,
就選擇在海德堡落腳。
不少美國人在美軍撤退之後仍然選擇停留於此,
於是有人說,海德堡的人口來源較不那麼單純,
很少是土生土長的海德堡人,不少人有移民背景,或者是非純德國人。
海德堡大學的名聲不在話下,
整座城市幾乎都在順遂這座大學的呼吸,時時充滿著靈動的學子們。
我想念這個夏天,在學生餐廳外談論著課業、新聞、緋聞,或者只是無聊話語的靈魂們。
我想念那個纜車一下來,便正衝著的韓國料理店
(約7-10歐,可以吃到非常好吃的韓式料理!)
如果在國外真的待久了,相信這米飯,這麵,這料理方式
能夠讓你覺得:啊,離亞洲近了一些
想念那座在主街(Hauptstr.)上的流通圖書館
即使我的能力還沒有辦法負擔艱澀的德文書籍
但看著可愛的德國人把書放在架上
從架上取了幾本書
在那為了挑書而躊躇不前的樣貌
就覺得這個民族真心熱愛閱讀,而我也想偷一分如此的悠閒與文化
還有那座帶我步步攀高的纜車,
從山上仰望內卡河,
我把在書店買的音樂盒帶上去,
“Ich habe mein Herz in Heidelberg verloren…”就這麼悠悠飄出
我想,我是真的把心留在這了,那為什麼我終究要走?
最後一天,海德堡大學的趴踢,
我看到自己國家的國旗,看到人如蟲般在舞池般扭動,
看到大家依依不捨的淚水,看到,
原來讓一個人捨不得的理由有非常非常多…
離開的早上我偷偷流了幾滴淚,才跟大夥用力揮手,
不過,我們都還是年輕而躍動的靈魂,還有很多機會好好相見,
所以回憶起這些照片時,我沒有很難過,
但只是確定,好想好想在這個夏天相遇的我們。
海德堡啊,旅人,路人,詩人,都把心留給你了。

 

坐火車去旅行

坐火車去旅行

我們總是從一個已開發城市到另一個過度開發城市,拿著旅遊書對照著別人走過或照片上的景點拍照留念,卻與當地留有著那樣的一段距離…

到底要替自己留下怎樣的回憶?是否不甘於當一個安逸的觀光客?就讓我們給你一趟更充滿意義/挑戰/經驗累積/生活體驗的旅行。

讓我們一起,坐火車去旅行。
坐火車去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