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就是路肩,德國交通精神

圖文 / 買買氏、金剛

從海德堡 Heidelberg 前往柯隆 Cologne 的高速公路上,車速緩了下來,似乎前方 有突發路況。我看了一下手錶,接近下午 5 點。 我們跟著所有車輛減速、最後完全停止。5 分鐘後,有些駕駛開始走出來了解狀 況,車陣綿延數公里之長。

突然,前車走下一個高大男子,直直向我們而來。可能是駕駛糾紛的新聞看多了, 我本能進入防衛狀態。 沒想到,男子並不是拿出球棒,而是非常客氣地說:「不好意思,可不可以請你們把車子往旁邊移一點,中間可以讓救援車通行。」 我回頭一望,赫然發現,毫無盡頭的車龍竟全向兩旁靠邊、在中間淨空出足以容 納卡車的通道,並且全部熄火、安靜等待,整條高速公路上一點聲音都沒有,簡直進入摩西過紅海的超現實世界。

10 分鐘內,救援車從極遠處鳴笛飛駛而來。我看看錶,5 點 19 分。從我們停下後的 20 分鐘內,車陣開始移動、恢復暢通。

這 20 分鐘內,竟沒有一個人按喇叭、沒有一個人趁機亂鑽、沒有人擋道、一致靠邊熄火,全民冷靜、平和的共同解決問題。

我突然發現,人民的素質,就是德國的路肩。

前有事故時,德國駕駛會淨空出足以容納卡車的通道,熄火、安靜等待

但德國人也並非完美,尤其以車速過快著稱。在沒有速限的路段,遇到車子以 150 公里以上時速呼嘯而過,是家常便飯。不只一個德國本地人對我抱怨:「德國人開車簡直是瘋子。」 可是,如果曾駕駛在德國無速限道路上,你會發現,高速並不等於亂開,德國人 不任意變換車道、不隨意超車,而且絕對保持安全距離。卡車、貨車等大型車輛, 非常遵守規定的保持速限之內、占用內線車道的機率是 0。重型機車嚴守交通規則、汽車非常尊重其在高速道路上的路權。

德國人知道,要盡情玩車、展現駕駛技巧,就去專業的 Nürburgring 紐柏林賽道玩,而不是高速公路。更不是在一般道路上,罔顧他人性命地飆車、甩尾,這類自以為耍帥的駕駛,在人們眼中,只是暴露低下水準的行為。

德國卡車絕不占用內線車道

自律很高、享有平等路權的德國重機騎士

被公認為世界最高難度的 Nürburgring 紐柏林賽道

前往歐洲旅遊時你應該會發現,歐洲和台灣的交通觀很不同。在歐洲,行人最大, 任何行人可穿越路段,100%得到優先禮讓;台灣則是汽機車『狠』大,即便行人依綠燈過斑馬線,車輛也試圖強行鑽過。所以,你會發現很有趣的現象,在歐洲的斑馬線前,唯一會遲疑不前、東張西望、誠惶誠恐、『小跑步』通過的,都是台灣或亞洲觀光客。

台灣的行人可憐的沒話說、只能以道路難民來形容。不過,歐洲的駕駛人也很悲慘。歐洲有些行人濫用路權,到了想過就過、一眼都不看就穿越馬路的程度。偵 測行人、腳踏車而主動煞停的汽車科技,成了近幾年歐洲車廠研發的焦點。

歐洲非常需要能偵測行人的主動煞車科技

德國的行人則和其他歐洲國家不太相同。

在有紅綠燈處,德國人像亞洲人一樣『乖乖等紅綠燈』,鮮少有人胡亂闖越; 在標示為腳踏車道的地方,行人不會任意逗留; 沒有紅綠燈的斑馬線,行人安心、但不隨性地通過。 『不能造成別人的危險』,似乎成為德國所有用路人的默契。 駕駛人遇到任何路口皆會減速禮讓行人、行人也尊重駕駛和腳踏車騎士的路權。 所以你不會看到任何人在馬路上呈現緊張兮兮的狀態,而是舒服自在的使用道路。

人民的素質,成為這個國家的肩膀,讓德國就是能超越歐洲各國、創造高品質的生活環境。

回頭看台灣,國道的持續調整、腳踏車道成長、行人路權意識抬頭……都是我們進步的機會。

或許我們也能自許,有一天,不必再擔驚受怕地跑過斑馬線、不用從四面八方閃躲突如而來的危險、不用因為亂停的車輛而繞道,可以安心的讓小孩和老人出門、 可以愜意地和愛人散步街頭……可以舒服自在的生活在這座島嶼上。

並排停車、車輛占用人行道、違規亂停,在德國簡直是天方夜譚

買買氏

買買氏

買買氏,一個用流浪教養自己的旅人。

29歲時,想不透為何人生只能照上學→上班→上班→上班→上班→上班→上班→退休→進棺材這樣的公式而活,於是告別廣告創意工作、流浪台灣一年找答案,重新認識人生、也重新認識自己的家鄉。而立之年,將浪跡台灣農村得到的感動、化成『直接跟農夫買』平台,號召青年一同惜土愛農。
目前為自由創意人、旅人、社會企業發起人、Keep Walking 2014 夢想資助計劃得主、ilab 社企流 2014 Do it 創意行動得主、2011學學文創綠色覺醒獎 。喜歡的事情太多,所以沒有固定的職位。
買買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