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歐洲的甜點記憶!充滿美食的英法旅行

甜點控心理測驗說:喜歡草莓蛋糕的女人念舊、喜歡巧克力的愛旅遊? 妳呢?


「甜」tián
像糖或蜜的滋味,比喻使人感到舒服的。【詞】:甜蜜、甜食、甜美。

甜點就是有股魔力,像是戀愛般的感受到一股暖流觸電似的貫串全身,舌尖的享受豪不掩飾的讓女孩雙頰紅潤,尤其是巧克力化在口中的物理變化,幸福的欣喜絕不亞於擁有一個名牌包。【必敗】比薩 AMEDEI – 巧克力界中的愛馬仕

來到法國怎麼可以錯過法國第一名甜點,有著少女酥胸美名的馬卡龍。   


完美的馬卡龍,有著層次分明的口感,首先入口的是酥脆的外殼,口感輕薄細緻,再來是微甜些許黏牙的內餡夾心,外酥內軟的甜美滋味,有著少女酥胸美名的馬卡龍真是實至名歸啊!來場法國巴黎小旅行吧!


另外小編想獨家推薦一家得到1999年的世界甜點冠軍的甜點蛋糕坊Café Pouchkine,這家位於春天百貨,隱藏著一位知名的主廚Emmanuel Ryon,他在2000年獲得法國最佳職人MOF的殊榮,號稱巴黎留學生的最愛的必吃經典,愛好甜食的你又怎麼能錯過呢?    

當你走在法國街頭,經常可以遇見可麗露的蹤影,最早可麗露〈Canelé〉起源於法國波爾多當地的神職人員,柔軟的蛋白與牛奶打泡烘培而成的軟凍,利用香草和雞蛋的混合、拌著麵粉與蘭姆酒,表層則是焦糖厚實外殼。這流傳百年的甜點,有著相同尺寸和型狀,一眼看見就能說出它的名字,之所以如此美味與傳奇,主要是因為法國人對甜點的視覺、口感及香氣的執著與熱愛。《延伸閱讀:少女必吃的十個甜點。》

甜點是幸福的饗宴也是一種藝術,主廚們都希望他精心製作的甜點會如同文學詩歌般成為偉大的作品 ,妳曾想過除了享受主廚做出的精心傑作外,妳是否也想當的讓人嚐到幸福的法國美食料理家呢?
說到甜食, 絕對不會遺忘了解憂巧克力,根據研究,巧克力成分的色胺酸能穩定情緒,因此女人吃了巧克力後,更容易讓妳保持好心情喔!
 
而說到巧克力, 就不得不介紹巧克力大國比利時,在比利時的街頭無處不可見到的就是各大巧克力專賣店,這家Neuhaus是創立於1857年的高檔巧克力老字號品牌,也曾被指名為王室御用巧克力,它們的夾心巧克力〈Praline〉榛果果仁內餡的完美搭配堪稱巧克力界之王,你又怎麼能錯過呢?
 在冬季喝一杯Neuhaus的熱巧克力,也是撫慰人心,讓你心頭暖暖的好物喔!
 
 
另一家叫 Mary ,是比利時皇家指定作為禮賓款驗用的四大品牌之一,雖然在台灣的知名度不及GODIVA,但在比利時當地可是相當高貴的知名老品牌,不論是包裝或是裝潢都是走清新「潔白」路線,讓人有浪漫的甜蜜感。
接著我們跟著歐洲之星特快車前往英國倫敦。誰說英國沒有美食!英國必吃12大特色料理,但除了英國傳統食物炸魚和薯條〈Fish & Chips〉外,小編非常推薦英式下午茶。
英國從 1650 年後期就開始喝茶,一般英國人早晨起床喜歡喝濃茶〈English Breakfast〉,而下午茶大多從下午 4 點開始。最奢華的派頭英國 RITZ 飯店,世界級的英式下午茶。
英式下午茶的點心是擺在三層高級瓷盤上,最下層放三明治、餅乾,中間層放傳統英式點心 Scone,最上層則放蛋糕及水果派。吃的順序則是由下層往上吃。而Scone的吃法是先塗果醬再塗奶油,吃完一口在塗下一口,是一場優雅的下午時光。
身為甜點迷的妳是否會為了這些華麗又令人幸福的甜點們走遍世界的各個角落呢?只需要乘著歐鐵,這些幸福妳都可以一次完成喔!更多歐洲小旅行請看坐火車去旅行

香水的秘密,到歐洲來挖掘

你有沒有過這種經驗,在某次過馬路的時候,或搭上某班公車的當下,迎面而來的一股香水味,立刻在你腦中喚出某個人的影像?

photo via philipsins


電影《香水》中,男主角葛奴以用「嗅覺」來認識世界,深信「香水即靈魂」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根據科學家的研究,一個人的「嗅覺記憶」,遠比視覺和聽覺要來得更長久、更深刻。
而香水,同時具有新穎、多變的面貌 (香味不斷推陳出新),以及悠久的歷史傳統,更是讓人對它愛不釋手。
 
香水的原始魔力? 召喚愛情~
在歐洲,傳說中有一名未婚的匈牙利女王,費盡心力從隱士那兒得到了增加魅力的配方,而神奇的事發生了,隱士的偏方竟讓一位波蘭國王情不自禁愛上她,甚至向她求婚,原來那配方便是將香精融人酒精裡,製成香水。可見香水自始便有著召喚愛情的魔力~
看性感女神 瑪麗蓮夢露 如何用香水更添遐思就知道啦~
瑪麗蓮夢露:「我睡覺時,只穿香奈兒Chanel No. 5。」
但現代香水最早是拿來掩蓋宮廷臭味的
現代人說到香水,應該很容易聯想到法國吧?沒錯,現代香水工業的興盛,可以追溯到路易十四 (1643 – 1715) 時期,他的 凡爾賽宮 Château de Versailles 內有著難以計數的臥室、沙龍、客房和舞廳,但你知道嗎,這麼大的皇宮裡,就唯獨沒有「廁所」!這奇妙的設計迫使許多「來不及」的人,只好找個沒人注意的角落解放,而整個皇宮內就瀰漫著一股屎尿味,可以想見有多令人窘迫
所以路易十四就在凡爾賽宮內噴灑了大量的香水,而他對香水的愛好,更為他贏得了「香水國王」的稱號。到了路易十五時期,皇宮內的貴婦對香水的喜愛,甚至超出了她們對於服裝的興致,爾後整個巴黎也成了著名的「香水之都」。
想去法國嗎?12/30 前,購買 法國火車通行證 France Rail Pass 就送 8.5 火車餐券
更想去凡爾賽宮、凱旋門、畢卡索博物館、羅浮宮、龐畢度美術館,還有好多好多
那你需要「巴黎藝術通行證」Paris Museum Pass,效期內 “無限次自由進出” 參觀 70 多個大巴黎地區的美術館、博物館、紀念堂、名勝古蹟,超值到不行~
香水的大眾化過程:用香味來治療你的病痛!
所以說到底,香水的歷史可是與公共衛生、社會階層、身體展演等概念息息相關的。在 19 世紀初,大多數的歐洲城市,如:巴黎,可是既不衛生又骯髒不堪。空氣中滿是飛揚的塵土,道路旁可見成堆的泥沼和垃圾,而在鄉村人口不斷湧入城市的過程中,卻面臨下水道設施嚴重不足的狀況 (更別提現代化的汙廢水排放規劃了),導致大家都直接把尿壺倒在街邊,可怕的是糞水最終又會流到馬路主幹道上
於是「香水」在此時被視為一種「藥方」,具有「治療」的功效,不只能讓你免疫於城市內汙濁的空氣,還能強健你的體魄、讓你的頭腦清醒!(長期生活在這樣骯髒的環境中,真的很需要聞到一些香味來自我拯救呀!) 而在這個時期,香水要是噴得不夠多、香味不夠重,怎麼可能掩蓋得了來自各個角落逸散出來的惡臭呢?所以,噴吧,噴吧!用香水來麻痺自己的鼻子吧~
品味的轉變,香水別擦太濃啊!
但情況從 1830 年代之後就出現了改變,因為歐洲人終於開始接受「洗熱水澡」這件事了!難道之前都不洗!?當然啊!(其實中國古代不也是這樣?) 在歐洲的傳統迷信中,「洗熱水澡」可是會耗去你的精力、偷走你的能量的!(可能因為洗完熱水澡都會很舒服想睡覺吧~) 1830 之後,這樣沒有科學根據的說法已經被除魅了,人們開始了解洗澡對於健康維護、預防疾病的重要。
所以在此之後,要是你的香水太濃,旁人就會用可疑的眼光打量你:「這人大概昨天沒洗澡吧」為了避免不必要的社會壓力,歐洲人開始喜歡擦清淡的香水了~
「老闆,明天送30 加侖的香水來我家!」
不是說香水不要擦太多了嗎?這人是瘋了吧?莫非要創業做香水中小批發商?
哈哈哈說這話的人可是鼎鼎大名的法蘭西皇帝 拿破崙 (1769 – 1821),他在世時還是噴吧噴吧時期。多數人只知道拿破崙有句名言:「人生的光榮,不在永不失敗,而在能夠屢敗屢戰。」但不知道他一開口買香水,就是以「加侖」為單位的呀!
拿破崙有多愛香水?看他的使用場合和方式就知道!洗澡時,他把香水倒進洗澡水裡,品嘗紅酒時,他也愛滴進幾滴香水 (這樣不會慢性中毒嗎?) 除此之外,他還拿香水來漱口 (長期口臭困擾?),更別說他在壓力大的時候,還會拿方糖沾香水來吃呢!(真是太瘋狂了)
舉凡食衣住行,無香水不歡的拿破崙,甚至讓香水業者從原本和「手套製作商」共組的「同業公會」guild 中獨立出來,助長了法國現代香水產業的迅速茁壯。有些香水業者選擇留在巴黎,但更多的香水業者則選擇了待在南法普羅旺斯的「格拉斯」Grasse 小鎮,因為這個地方更容易取得製作香水所需要的各種花材原料,使得 格拉斯 迅速竄得了 巴黎「香水之都」的地位。而前頭提到的電影《香水》,就是以格拉斯作為故事發生的背景喔!

對拿破崙的傳奇人生更加好奇了?到巴黎也別忘了來參觀拿破崙陵墓!

 

到世界香水之都 格拉斯 Grasse,製作你獨一無二的個人香水!
格拉斯由於氣候溫暖,孕育出的許多花種都比別處繁盛,是得天獨厚的香料產地,滿城茂密生長的茉莉花、薰衣草及玫瑰,成為當地香水製造廠最天然的原料。因此,大部分巴黎名牌香水的製作原料 (香精) 都來自這裡。
別以為到 格拉斯 Grasse 是要來撿大牌香水的便宜 (在巴黎就很便宜啦,快看 巴黎 Outlet 教戰攻略一),更迷人的是在這裡可以親自製作「個人專屬香水」!經由調香師的簡介,引領你聞過玫瑰、茉莉花、白槿、迷迭香等多種香精原味後,你便可依照個人喜好調製香水,製作完成後,調香師會將你的香水郵寄到府。參加各種香水工作坊的價格不一,製作 100 ml 的個人香水,大約只需 45 歐元左右,但通常都需要事先預訂。要是你沒有預訂,又想迅速將香水帶回家,也有 30 分鐘的特別香水工作坊可供選擇,但可挑選的香味素材就較有限囉。

格拉斯 Grasse 怎麼去?
從 坎城 Cannes 坐火車到 格拉斯 Grasse 只要 23 分鐘!
世界上最稀有珍貴的香水,藏在哪?
當然在 格拉斯!到了 格拉斯,一定得來參觀 國際香水博物館 或 香水工廠。國際香水博物館 Musée international de la Parfumerie 1983 年正式對公眾開放,所在的建築物是一棟建於 1860 年拿破崙三世風格的市內住宅。到這不僅可以瞭解香水的歷史發展,還可以一窺世上多種稀有、珍貴的香水。而在格拉斯開放參觀的香水工廠有許多,包括規模最大的 弗拉戈納 Fragonard、花宮娜 Fragonard、戛裡瑪 Gali-mard 和 莫利納爾 Molinard 等等都值得一探究竟。
國際香水博物館 怎麼去?

photo via Rivamiura Interiors
可在官網購買博物館及花田通票 (已包括 20 號、21 號公車往返車票):成人 5~6 歐,學生 2.5~3歐,18歲以下免費。
網址:http://www.museesdegrasse.com/
地址:2Boulevard du jeu de ballon – 06130 Grasse France
門票:成人 4~5 歐,學生 2~2.5 歐,18歲以下免費。冬季每月的第一個周日免費參觀。
開放時間:5/2~9/30早上10:00-19:00,週六到21:0010/1~4/30早上11:00-18:00,週二閉館;12/251/15/111/12~11/30關閉。
都是他啦,是他教會 拿破崙 用香水
而對現代香水有著關鍵影響的拿破崙,其實是在征戰德國時,到 科隆 Cologn 後才愛上了香水。我們常聽見的「古龍水」一詞,其實就是取自地名「科隆之水」Kölnisch Wasser 的意思。
話說在 1709 年,一位流亡到德國科隆的義大利人 法理那 Giovanni Maria Farina 帶著他的家傳配方 (據說源自匈牙利……,極度懷疑該不會就是讓波蘭國王愛上匈牙利女王的配方吧!?),運用橙花、迷迭香、薰衣草,調配出了一種帶有柑橘類香氣的香水,一上市,就獲得廣大迴響,不只拿破崙迷上了,就連所有征戰到此的士兵,也一定要帶一瓶科隆之水回家當紀念品,就這樣,這股風潮一時之間席捲了全歐洲。
而這就是柯隆著名的「4711 香水」。而 4711 就是拿破崙為這個香水舖訂下的門牌號碼,此後便用來作為店鋪名稱,成為香水的品牌名。
科隆 Cologne 怎麼去?
從 柏林 Berlin 就有直達火車,只要 4 小時 22 分鐘
19 世紀中葉,由於拿破崙極力鼓勵科學家做各式研究,萃取天然花材中的香精,使得香水製造又邁入了一個新的里程碑,隨著合成香料的陸續開發,香水也紛紛大量生產。到了 20 世紀,香水已不再是只有少部分富裕的人才能擁有的精品,一般人也有機會享受它的芳香啦~

美式文化來到歐洲

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在全世界開始積極擴張其政治版圖,不斷的對許多國家內部伸出觸手試圖使美國全球化。如同小說“(Der Schwarm)裡面美軍指揮官在潛艇裡說的美國就是全世界!” ,美國已經悄悄的藉由好萊塢電影,名牌,以及食物的把文化漸漸安裝到全世界各地。

前伊拉克總統海珊曾對於美國好萊塢電影有所評論美國的電影是文化侵襲的砲彈。在台灣常常說歐美歐美,似乎歐洲人和美國人是屬於同一個分類,但是在歐洲,美式文化真的可以像在台灣一樣的被視為的代名詞嗎? 歐洲人對於美國文化的移入其實有著許多的限制和反擊。最有名的是法國人,面對麥當勞時不僅設立許多法規對抗(漢堡蔬菜含量之類的),更自立品牌“Quick”來和麥當勞打對台。

QUICK
但為了反擊麥當勞的QUICK還是拿星際大戰來作廣告


圖為沙茲堡的麥當勞,和一般看到的麥當勞的巨型M字招牌不同,被縮小了。同樣情形在法國市區的麥當勞也可以見到,大黃M被縮小塞在牆上。
 

招牌明顯縮水了

身負著法蘭西的驕傲(法國人自己講的),法國人對於美式文化在歐洲如同伊波拉在非洲的快速散播是感到厭煩的。之前跟法國的一個家庭寄宿了一段時間。有一天跟他們開高速公路要去Tours的時候,因為已經下午一點了就想吃個午餐。法國媽媽開下高速公路後發現田園間什麼館子都沒有,只有一片水泥地,中間站了一間建築,上面有個大大的黃色M招牌。法國媽媽說: “實在是逼不得已只好吃麥當勞了。”  當時還在納悶說為什麼一個常常在後院烤肉,每餐都要吃肉的家庭會討厭麥當勞。後來經過她們解釋才知道,因為法國媽媽是在法國教育部擔任法國文化課綱之類的人員,對於美式文化充斥其實是相當不以為然。
其實不只速食,美語字彙的入侵讓法蘭西學院的老教授們也是拼了老命都要阻擋他們成為法語的一部分。在法國大家漸漸會說”Bon Week-end”或是 “faire un parking”。但是這些美語進來的字彙一直都被拒於字典之外。
 

法蘭西學院字典

法蘭西學院開會
個人認為,語言是一種具有生命的抽象概念。不同語言放在一起就像是人與人一樣會有互動。就像當年的拉丁文在法國,義大利,葡萄牙,西班牙,羅馬尼亞,以及瑞士南部演變為和方言混雜的獨立語言一樣,誰借字給誰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對速食文化的抵抗是可以理解,但是法國人對於法語的堅持倒是令人覺得可愛。1066年諾曼人登陸英格蘭以後也是讓當代的英語漸漸充滿了法語字不是嗎。

Hotel Arlon

好的,繼之前有人提到的德國火車驚魂記,現在要來談另一個因為火車站設計的關係(完全想跟自己撇清關係XD)而造成四個人在比利時火車站過了一夜的經驗。
事發當天早上,小編和同行的兩位友人在布魯塞爾北站和一位在比利時念歷史博士班的法國朋友見面。法國朋友在比利時待了很多年,而因為他很常去盧森堡的國家圖書館檔案室找論文資料的關係,盧森堡根本就根他家後院一樣。
從布魯塞爾坐車大約兩個小時後就會到比利時和布魯塞爾邊境的小城Arlon。從Arlon還要換車坐個半小時才會到盧森堡車站。盧森堡地處一個德國邊境的位置,和史特拉斯堡一樣是德語法語兩種語言並行的國家。
盧森堡車站
(來源:網路)


盧森堡當地的特產是湯。法國人帶我們到了當地一間很有名的小館子叫A la Soupe。在那邊就是點一碗湯,然後會附上一塊麵包,把麵包撕碎把湯當醬汁沾來吃是當地的傳統吃法。
A la Soupe

蘿蔔海鮮濃湯

盧森堡像比利時一樣,都是當年西方大國設在國與國之間當作緩衝國的小國家。正因為如此,許多勢力曾經來到過盧森堡並且設立基地。法國地陪帶我們去參觀了盧森堡一座建於峭壁上的堡壘。這座堡壘在1867年時由西班牙人建立。雖然大多數都在後來被拆掉,曲折的坑道裡面還是留著一些大砲等等的古物。
從堡壘看盧森堡的河谷
堡壘裡的大砲


最後要離開盧森堡的時候我想說買瓶飲料,但是剛拿完飲料要結帳時法國人卻很急忙的跑來說車到了,五分鐘內要上車。於是只好把飲料放回去跟著他跑上車,但這才是故事的開始。
火車開了一段時間以後法國人忽然很高興的給我看他裝著法國門號的手機
你看我的3G有訊號了耶!”  (表示進入法國境內)
當時並沒有想太多,想說是火車的路徑不太一樣這樣而已(正常來說盧森堡往比利時的方向是西北,往南才是法國)。然而經過了法國城市Metz之後,指北針上顯示火車還是一路往南開。這時就覺得不太對勁。法國人問了對面的乘客,他給的答案居然是
這班火車開往史特拉斯堡。
原來,盧森堡的車站月台設計上並不是把第一月台放在最前面。第一月台要往右邊一直走才會看到,也就是說,進去車站看到的第一個月台其實是第三月台。
眼看坐錯車又經過了最後一個可以下車的車站(經過Metz就是一路到史特拉斯堡),我和法國人開始查APP來規劃回程路線。(其中還遇到車長,但法國車長很好心的說我們太慘了就不跟我們計較票。最後發現似乎沒有當日可以回到布魯塞爾的車。於是我就比計畫中提前了一周到了史特拉斯堡。當晚我們搭上了火車回到Arlon後就只能等到早上五點半才有車回比利時。歐洲半夜的溫度都會偏低,睡個兩小時後根本就是寧願爬起來晃一晃。我和同行的朋友開始吹起Kazoo笛,唱起一系列的台語老歌。因為小鎮車站半夜完全沒有人,我們可以盡情的在比利時的地下道大唱初戀雪中紅傷心酒店愛拼才會贏的經典老歌。不知道法國人是因為不習慣旋律還是聽不懂台語的關係,只見他窩在樓梯上抱著頭,感覺快要崩潰。

隔天早上回到比利時的時候,法國人跟我們道別後大概會記得,下次坐車前要先確認好月台位置吧…..

我把我的心遺落在海德堡了

閱讀此文請搭配以下這首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SmZ3QHxjgE

Ich habe mein Herz in Heidelberg verloren.
我把我的心遺落在海德堡了。

這首幾乎可以說是海德堡的代表歌,聖誕節時在這總是有聖誕晚會,而這是首一定會唱的歌曲。

看著那麼那麼多海德堡人一起齊聲高歌,
我想那種感動是不言而喻的(但我本人也只看過影片)

海德堡,離法蘭克福一小時,位於德國中部,
城鎮小小,卻有著極大的魅力,

最早便是歌德以這樣千古傳誦的一句:
Ich habe mein Herz in Heidelberg verloren.
(我把我的心遺落在海德堡了)

我想,唯有親自踏一趟,才知道,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海德堡把你的心給攫住了。

能在這無憂如願地待上一個月,
只需要快樂的學習德文跟交朋友、享受當下,
絕對是我這個暑假最快樂的片刻,
而構成這樣的美好,當然要謝謝身邊的朋友。

我會想念景啊,橋啊,堡啊,但最最想念是一同度過這一個月的每一位
在跨了橋的新城區,有著大大的裝置藝術 “Dem Lebendigen Geist” 獻給那些躍動的靈魂。
容我這樣粗糙翻譯吧,但這座古老的城市,1386年便發跡的城市,
便是靠一個又一個年輕而躍動的靈魂,至今仍舊迷人。
在海德堡大學,我住的宿舍聽說是美軍宿舍改建的,
這也才了解美國跟海德堡的淵源。
老師這麼說,戰後的美國必須在戰敗國德國找個據點紮營,
就選擇在海德堡落腳。
不少美國人在美軍撤退之後仍然選擇停留於此,
於是有人說,海德堡的人口來源較不那麼單純,
很少是土生土長的海德堡人,不少人有移民背景,或者是非純德國人。
海德堡大學的名聲不在話下,
整座城市幾乎都在順遂這座大學的呼吸,時時充滿著靈動的學子們。
我想念這個夏天,在學生餐廳外談論著課業、新聞、緋聞,或者只是無聊話語的靈魂們。
我想念那個纜車一下來,便正衝著的韓國料理店
(約7-10歐,可以吃到非常好吃的韓式料理!)
如果在國外真的待久了,相信這米飯,這麵,這料理方式
能夠讓你覺得:啊,離亞洲近了一些
想念那座在主街(Hauptstr.)上的流通圖書館
即使我的能力還沒有辦法負擔艱澀的德文書籍
但看著可愛的德國人把書放在架上
從架上取了幾本書
在那為了挑書而躊躇不前的樣貌
就覺得這個民族真心熱愛閱讀,而我也想偷一分如此的悠閒與文化
還有那座帶我步步攀高的纜車,
從山上仰望內卡河,
我把在書店買的音樂盒帶上去,
“Ich habe mein Herz in Heidelberg verloren…”就這麼悠悠飄出
我想,我是真的把心留在這了,那為什麼我終究要走?
最後一天,海德堡大學的趴踢,
我看到自己國家的國旗,看到人如蟲般在舞池般扭動,
看到大家依依不捨的淚水,看到,
原來讓一個人捨不得的理由有非常非常多…
離開的早上我偷偷流了幾滴淚,才跟大夥用力揮手,
不過,我們都還是年輕而躍動的靈魂,還有很多機會好好相見,
所以回憶起這些照片時,我沒有很難過,
但只是確定,好想好想在這個夏天相遇的我們。
海德堡啊,旅人,路人,詩人,都把心留給你了。

 

法國阿爾薩斯區-史特拉斯堡:夏日的珍珠

邊整理照片時不斷神遊回想在史特拉斯堡的那個夜晚,本來期待在歐洲可以更無光害的享用天上繁星,但也終是不了了之。也許是史堡知道我有這個心願,天上星亮不起來,光譜卻在地上交織閃爍。

那日與好友從德國海德堡出發,史特拉斯堡位於德法交界,甚至在政治渾沌時期五度易主,目前屬於法國阿爾薩斯區(沒大戰的話大概永遠都是如此了吧)。

搭了如國光號的小巴(8 歐單程),兩個半小時就輕易跨越邊界。也是我人生第一次來到法國,即使僅是這樣的交界,卻足以令人感受到不同於德國的氛圍。

在史特拉斯堡,當然要選擇輕軌游移於城市之間。票價便宜(兩個人 24hrs, 6歐),路線簡單,卻又能輕易帶你穿越整座城市。

我們住在離市中心搭車 10 分鐘左右的 Comfort 旅館,接待我們的櫃台非常紳士優雅與親切。

不知到底是自己腦補還是因為這是法國,真的與德國氛圍略有不同。我從不喝黑咖啡的,卻在這懾服了。也許是法國人知道怎麼拿捏餅乾與咖啡的搭配與純粹,我的味蕾就這麼在法國舉白旗。

房間的牆上掛了一幅畫,當然不是亂掛,這大大的黑色蝴蝶結是阿爾薩斯區少女的傳統頭飾,一路上我不停在找,可惜就是沒找著,不然買個回去時不時可以戴咧。但換個角度想,也許是他們不願意自己的傳統文化成了消費縱行社會的犧牲品,才不會讓我這兩天一夜的遊客輕易找著吧。

接著便出門了,來到法國,心裡總有無限綺麗幻想,於是我從一朵花開始。有名的小天使冰淇淋,雖然我學了兩個月法文,但我只記得「一」、「二」、「三」、「大」與「小」。

口袋不深又想淺嚐,當然選了最小隻地(petit)可選兩到三種口味,店員就會把她拉成花。三種口味都深感驚豔:芒果、提拉米蘇、香草。但這樣 3.6 歐,大概是我旅程中最貴的一隻冰淇淋。

在來史特拉斯堡之前,朋友就告誡:史堡隨便吃都好~好~吃~。我這個人最重朋友了,只要有朋友的話背書我就不假思索,還真的隨意亂走進一間看似人不少的店面坐了下來。

史堡的好處是,說德文也行溝通,懷疑這邊每個人是否都是德法雙語使用者,幾乎無一例外啊。點了培根蘑菇薄餅,像是pizza,但是料撒得不均勻,也不像一般 pizza 般黏著於表面,有一層濃郁敦厚的乳酪包裹。好吃,我們都深感滿意!


也是阿爾薩斯的傳統燉菜,裏頭有著無數的馬鈴薯片與軟爛的豬肉(共三種不同肉),用了一些酒提味,打開鍋蓋時香氣四溢,酒氣卻又不如一般摻酒料理那麼咄咄逼人,好像隱隱藏甕底,緩緩而優雅的飄散而出。

吃完飯散散步,夜也漸漸深了,旅館門房告訴我們夏日的史特拉斯堡有燈光節,叫我們不容錯過,於是我們回到了活動地點。路上卻發現,其實燈光節早就開始了。簡單的投射於城市角落,成本低廉,卻把遊客逗得喜滋滋,無不在光與影之間來回跳動。

但來到主會場,才是真正的驚豔,白天只是一個普通的倉儲建物,晚上卻成了秀的載體,建物與水面,透過燈光在夜裡互動,像雙生的胞胎彼此照映,一秀長約 15 分鐘,第二會場便是在市中心的大教堂。

教堂占地廣大,投射的效果更是驚人,比起第一會場,教堂的 3D 投影更具有故事性,搭配磅礡的樂音,不只是簡單的燈光秀,像是一篇悠悠闡述千年歷史的樂章。心滿意足地隨著人潮散去,我們在旅館一夜好眠。

隔日的重點行程便是小法國區。

河與房屋依傍相生,我們在如織旅客到來之前抵達,享有了片刻安寧。離開之前,友人在路邊麵包店買了閃電泡芙,歡欣的留下照片並咬下。

濃郁的卡士達如暴雨般充斥了口腔,又令人忍不住以閃電般的速度嚼下,身心如同雷擊般震撼,法國甜點,真的不容小覷啊。回味起這些照片,史特拉斯堡像是那甕燉菜,嘿,簡單的馬鈴薯,清蒸的肉塊,卻一直一直在口邊留香。

日後我真的去了巴黎,巴黎雖佔法國 1/6 人口,又是文化首都,當然華麗程度難以較量,但巴黎絕對不能代表整個法國,史特拉斯堡這樣的「非典型法國」,我也覺得好喜歡,與巴黎不分上下,難以比較。

在漢堡 吃吃魚 壯壯膽

你聽說過 吃魚可以壯膽這件事嗎(瞎
倫倫寶寶和小編的倒數第二站來到了漢堡
本來還在猶豫要不要去漢堡鬼屋來的
但在去完漁市吃飽喝足后突然便有了勇氣
八月的第一個週末 揮別不萊梅前往漢堡的過程並不輕鬆
第一次遇到擁擠到不行的月臺和看不清一二等車廂的列車
即使提前訂座也會不好意思讓大包小包的乘客為你清出一條通道
好在有飛達旅行社贊助的一等歐鐵通票
不用考慮有沒有進錯車廂
只要選對月臺隨著人群一擁而上便是了
雖說兩地通勤車一向如此擁擠
但正好趕上一年一度的漢堡同志大遊行
或許也是雪上加霜的一大因素
火車上跟寶寶主動攀談的中年男子就是遊行參與者之一
後來倫倫果不其然在遊行隊伍中一眼認出了他
當然這都是後話了

在感歎如此幸運可以親生經歷其中之餘
卻不得不在住宿地點上做出妥協
便宜又鄰近火車站的住處早在兩個月前就訂不到了
但誰又會料想到三人參照地圖共同決定的住處會在空無一人的工業區
只有集裝箱卡車的司機會和我們打照面
後來想想 這樣的旅行經歷真是特別到可以銘記一輩子
手中的歐鐵通票此時又顯神通
在主火車站可以免費轉搭S-Bahn到工業區那一站
S-Bahn出來也可以找到半小時一班的神奇公車

等車散步的閒暇時光 寶寶都會拿出她在漢堡樂器行買來的豎笛
練習吹奏鐵達尼號的主題曲
很難轉換的高低音re~re總能讓我們捧腹大笑 進而忘記腳下的疲乏

就在我們逐漸習慣空曠工業區生活步調的第三天
神奇公車迎來了它的禮拜日
想要一早出發去漁市見見世面的三人只得步行前往火車站
在轉車換車睡眼惺忪了半個時辰后
終於順著人流一睹漁市的繁忙景象
一輛輛移動露營車排好整齊有序的三四列縱隊
張開懷抱 迎接早起才有好貨買的人們
賣水果的、賣魚堡的、賣鮮花、賣雜貨大禮包的各成一派

紅磚搭建的一個大型室內空間還有樂隊激情演出
舞臺前的區域不斷聚集人氣
大多數人都會情不自禁跟著打拍子
更有不少拉著同伴翩翩起舞
倫倫和寶寶買下CD 邀請超酷鼓手和花舌薩克爺爺簽名留影


美好的一天就此展開 逛完漁市也才九點過半
眼睛和胃口紛紛獲得滿足后 興致尚高
所以我們終於不再猶豫 前往倉庫城的漢堡鬼屋
展開一個多小時的冒險旅程
除了漢堡 全球應該還有很多地方都有Dungeon鬼屋
像是柏林、倫敦、紐約 也有人把它翻譯成地牢
因為不像傳統意義上的鬼屋 
總在不經意的轉角被鬼嚇 或是你嚇鬼
反而像是主動參與了一場4D感受的舞臺劇
你有可能被挑中“關押受刑”
也有可能送上“審判臺”
會經歷“火災”大逃亡
或是成為一名“海盜”聽從船長的差遣
每一間房的情景都會和漢堡的歷史做一個連結
不知道其他城市的劇情是不是也都這麼在地化
雖然倫倫說部份遊戲的設置和歷史的關聯有些牽強
但整個過程玩玩鬧鬧 嚇嚇笑笑 超級有體驗感的
網路訂票比現場優惠 每週五六日的十點也有英文團
演員的英文沒什麼口音 代入感很強

室內禁止拍照錄影 所以只能待你自己去探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