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式文化來到歐洲

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在全世界開始積極擴張其政治版圖,不斷的對許多國家內部伸出觸手試圖使美國全球化。如同小說“(Der Schwarm)裡面美軍指揮官在潛艇裡說的美國就是全世界!” ,美國已經悄悄的藉由好萊塢電影,名牌,以及食物的把文化漸漸安裝到全世界各地。

前伊拉克總統海珊曾對於美國好萊塢電影有所評論美國的電影是文化侵襲的砲彈。在台灣常常說歐美歐美,似乎歐洲人和美國人是屬於同一個分類,但是在歐洲,美式文化真的可以像在台灣一樣的被視為的代名詞嗎? 歐洲人對於美國文化的移入其實有著許多的限制和反擊。最有名的是法國人,面對麥當勞時不僅設立許多法規對抗(漢堡蔬菜含量之類的),更自立品牌“Quick”來和麥當勞打對台。

QUICK
但為了反擊麥當勞的QUICK還是拿星際大戰來作廣告


圖為沙茲堡的麥當勞,和一般看到的麥當勞的巨型M字招牌不同,被縮小了。同樣情形在法國市區的麥當勞也可以見到,大黃M被縮小塞在牆上。
 

招牌明顯縮水了

身負著法蘭西的驕傲(法國人自己講的),法國人對於美式文化在歐洲如同伊波拉在非洲的快速散播是感到厭煩的。之前跟法國的一個家庭寄宿了一段時間。有一天跟他們開高速公路要去Tours的時候,因為已經下午一點了就想吃個午餐。法國媽媽開下高速公路後發現田園間什麼館子都沒有,只有一片水泥地,中間站了一間建築,上面有個大大的黃色M招牌。法國媽媽說: “實在是逼不得已只好吃麥當勞了。”  當時還在納悶說為什麼一個常常在後院烤肉,每餐都要吃肉的家庭會討厭麥當勞。後來經過她們解釋才知道,因為法國媽媽是在法國教育部擔任法國文化課綱之類的人員,對於美式文化充斥其實是相當不以為然。
其實不只速食,美語字彙的入侵讓法蘭西學院的老教授們也是拼了老命都要阻擋他們成為法語的一部分。在法國大家漸漸會說”Bon Week-end”或是 “faire un parking”。但是這些美語進來的字彙一直都被拒於字典之外。
 

法蘭西學院字典

法蘭西學院開會
個人認為,語言是一種具有生命的抽象概念。不同語言放在一起就像是人與人一樣會有互動。就像當年的拉丁文在法國,義大利,葡萄牙,西班牙,羅馬尼亞,以及瑞士南部演變為和方言混雜的獨立語言一樣,誰借字給誰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對速食文化的抵抗是可以理解,但是法國人對於法語的堅持倒是令人覺得可愛。1066年諾曼人登陸英格蘭以後也是讓當代的英語漸漸充滿了法語字不是嗎。
坐火車去旅行

坐火車去旅行

我們總是從一個已開發城市到另一個過度開發城市,拿著旅遊書對照著別人走過或照片上的景點拍照留念,卻與當地留有著那樣的一段距離…

到底要替自己留下怎樣的回憶?是否不甘於當一個安逸的觀光客?就讓我們給你一趟更充滿意義/挑戰/經驗累積/生活體驗的旅行。

讓我們一起,坐火車去旅行。
坐火車去旅行